参赛声明

2020年07月12日 12

御书房中,一身明黄的男人端坐在桌御前,正埋首在一堆奏折前。时而蹙眉,时而面露微笑,时而抿唇不语,但始终都未发一言,让人捉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。若不是他手上拿着的笔时不时的动作几下,在满堆的奏折上留下那么几笔,恐怕旁人还以为他是睡着了。

李胜偷瞄了上首的男人一眼,并未开口,只是将刚泡好的茶水置于桌前,复又悄悄的退到一侧。

入口清冽,似带着些梅花的清香和雪水的冰凝,又自有一股茶叶特有的甘醇,饮之,让人回味无穷。皇帝眼神一亮。“这茶?”

李胜见皇上面露喜色,心里也顿时亮堂了几分,连忙上前,恭敬答道:“回皇上,正是敬亭绿雪。这泡茶的水是前些日子,帝都第一场雪落时,淑妃娘娘带着宫里的丫鬟们去梅园亲自采摘的,说是沾染了梅花的雪水泡出的茶最是耐人回味。”

皇上闻言眼神更是温柔又了几分,连眼角眉梢也带了几分笑意。“嗯,淑妃有心了。也只有她最知朕心。”

李胜闻言,也不禁在心里暗暗答道:可不,淑妃娘娘最知皇上心思,也最得皇上的心。虽说后宫佳丽三千,可谁不知,那三千佳丽都只是陪衬,唯有淑妃一人是皇上心尖上的人。就连先前最得皇上宠爱的凤德妃,自打淑妃娘娘进宫后,也和后宫其他女人一样,成了那名副其实的弃妇。虽然明面上皇上待她还是一如既往,可是明眼人都知道,皇上对凤德妃虽然敬重,但论起宠爱来,这后宫众多妃嫔,无一人及得上淑妃。

“自弋明走后,朕就再也没有喝过这敬亭绿雪了。想来,今天这杯敬亭绿雪,怕是淑妃自己省下的。不知过了今日,朕还能否再喝到这敬亭绿雪了。”

李胜见皇上眼中的温柔不见,转而多了一抹回忆的哀愁,就知道,皇上定然又是在想那人了。“皇上,你还有淑妃娘娘,还有淑妃娘娘肚子里的小皇子。“

“是啊,好在,朕还有幽云。”

“当年,若非朕非要纳幽云为妃,你说,弋明是不是就不会走?”

“皇上,您与淑妃娘娘是情投意合,淑妃娘娘入主西宫乃是天意。至于弋太医,想必他也会真心祝福您和淑妃娘娘的。”

“是啊,我与幽云情投意合,只是对于弋明兄,朕心中有愧。”

当年,他初登大宝,封了太后的侄女叶氏嫡女叶相蓉为后,之后又封了两位妃子和几名昭仪。但那些要么是太后的意思,要么是为了稳定朝中局势而不得不为之,并非他所爱。除了曾经在他还是太子时就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凤鸾飞还有些情宜,其他的,莫不都是皇权政治下的奠基石。

那年秋弥,他见到了弋明的小师妹,一身白衣的泠幽云。他的箭误伤了她,刺中了她的左胸,只差一点,就会要了她的命。

那一箭不仅刺伤了她,连带着他的一颗心,也陷了进去。

后来,幽云也对他情愫暗生。他知道的那一刻,欣喜若狂,立马跑去找幽云表明心意,只是在无意中得知幽云竟然与弋明定有婚约。

一个是他的好兄弟,一个是他喜欢的女子,他陷入了两难。

可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一番挣扎之后,他一道圣旨落下,封了幽云为妃,并且亲自指了一门不错的婚事给弋明,算是弥补。

他迎幽云入宫的当天,弋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悔婚请辞。他虽气愤弋鸣下了他的面子,让他难堪,但因为是自己夺人之妻,再加上泠幽云为弋鸣求情,他只好压下心中的怒火,并未计较。

自此,他再也没有见过弋明。

后来,泠幽云告诉他,师兄原本已经打算与她解除婚约,只是还没来得及说,他就一纸圣旨下来,还私自给师兄赐了婚。师兄大概是真的生气了,才在金銮殿上驳了他的面子。

因此,他心中,一直有愧于弋明,是他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才导致失去了这么一个好兄弟。

“皇上,要不去看看淑妃娘娘,听太医说,淑妃娘娘下个月就要生了。”

“也好,朕去看看她。女子怀孕本就辛苦,淑妃不比其他妃嫔,在这后宫之中,她只有朕这一人。”

刚站起身,就听见外面一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,边跑还边喊到:“皇上,不好了,淑妃娘娘动了胎气。”

话才刚落,还没听见皇上答复,就忽觉得一阵风从眼前刮过。再抬头时,哪里还有皇上的影子。

“冒冒失失,仔细你的脑袋。”

“是,是,奴才知罪。”

训斥完小太监,李胜也急急忙忙往淑华殿而去。

淑华殿,皇帝一进门,一屋子的丫鬟奴就急忙行礼,刚喊了句“皇上“就见皇上袖子一挥,然后便听到一声严厉的质问之声传来。“还不把太医院的太医统统都给朕叫来,淑妃要是有事,你们一个个的,都不用活了。”

一个丫鬟战战兢兢答道:“已经去请太医和稳婆了,估计......快到了。”

皇上握着泠幽云的手,看着她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,眼中满是担忧。“幽云,没事的,朕在这里,没事的。”

“孩子......孩子......”

“不怕,有朕在,孩子会没事的。”

而后,又是一阵威严的怒吼。“太医怎么还没来?“话落,就听见门外参差不齐的脚步声传来。“微臣给......”

“免礼,赶紧给淑妃看看。”

几位太医也不敢多话,赶忙上前把脉看诊。不多时,一位太医答道:“皇上,淑妃娘娘这是要生了,得请稳婆来帮淑妃娘娘接生。”

在一旁立着的稳婆听闻也不敢耽搁,立马上前,让屋子里的丫鬟赶紧准备接生的工具。

皇后闻言淑妃早产,也急急忙忙的赶来淑华殿。“皇上,这女子生产血气重,您贵为天子,以免占了血气,还是去殿外等候吧,屋里有稳婆和丫鬟们伺候着,定然能顺利生产。”

皇上看了皇后一眼,没说什么,但是还是依言出了门,和其他妃嫔守在殿外。

生产从午时一直酉时,里面不断传来淑妃的叫喊声。看着从屋内端出来的一盆盆血水,皇上的脸越来越黑。

直到戌时,屋内终于传出来一声洪亮的啼哭声。

皇上刚准备推门而入,就听见屋内大喊:“不好啦,淑妃娘娘血崩了。”接着,就是乒乒乓乓的杂乱声。紧接着,就见火光冲天而起,不肖一会儿,就将淑华殿的主殿给包围了起来。

“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赶快救火。”

一阵呵斥,这才把众人从惊慌中给拉了回来。

大火整整烧了两个时辰,等到众人把火扑灭,哪里还分得清主殿偏殿,哪里还有淑妃娘娘的影子,哪里还有小孩子的哭声。

“幽云~”皇上一声嘶吼,晕了过去。

青山外。佛云寺。禅房。

“大师,这孩子,还请您代为抚养。”

“阿弥陀佛,我与弋施主多年交情,请之一字太过见外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况且,我见这孩子灵台清明,将来定是个善良正直的好孩子。”

“那就有劳大师了。告辞。”

“弋施主慢走。”

了善望了望窗外那一片迎风摆动的青青翠竹,喃喃道:“江南竹青青,环舍绕芳汀;雨洗绿更碧,风来疏竹影。晨鸟林间跃,薄雾半山盈;了然隔尘世,独自拥春醒。以后,你的名字便是竹青。”

layui

更多功能请关注参赛助手微信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