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 | 解锁「TNF100拾周年」

2018-01-29 56 点赞 0

其实,国内越野跑运动的发展至今不过十年时间。2009年之前,对于超长距离的越野跑来说,那还是个“混沌未开”的年代。


甚至连马拉松都属于小众运动,而比马拉松更长的100公里,翻山越岭的越野跑赛事已然超出了大部分马拉松跑友的认知。


2009年4月25日,昌平居庸关长城,翠绿、墨绿色的森林漫山遍野,天空中漂浮着变幻的白云。早晨5:45,发令枪响起,百公里选手从拱门下出发,踏上了中国第一场超长距离越野跑的赛道。

100


100公里?这场横空出世的越野赛“破开混沌”,挑战了那时不少人们对“奔跑”的认知。在那之前,极少有人能用“跑”来完成如此长距离的挑战,跑步人群也远不及现在的规模,100公里还是很遥远的概念。“小众、艰辛、疯狂”,用来形容最初的几届TNF100不为过。


然而,距离出发不过7小时,日本选手镝木毅便率先抵达了终点。46分钟后,中国选手运艳桥也抵达了终点,获得了亚军。聚集在终点的小伙伴纷纷“惊呆了”,后来得知实际距离是86公里才放下心来,但即使如此,大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
TNF100的出现,对于当时的国内跑者而言,是非常震撼的。原来百公里不是只存在梦幻之中。从2009年开始,10年TNF100,渐渐唤醒了中国跑者们古老的“越野基因”。



 2010 

仍然是在居庸关长城,TNF100如约而至。那时,TNF100的全称还是“2010北京国际户外耐力跑挑战赛”,但那次的TNF100格外地“挑战”。

100


赛道距离基本达标100公里,爬升超过3000米,关门时间仅15.5小时,相比前一年难度大增——即使放到近10年后的现在,相信也会难倒一批高手。


100


日本选手镝木毅蝉联冠军,用时8小时48分。“妖孽”,或许是当时许多经历过这场赛事的跑者脑海中蹦出的形容词。


△ 日本选手镝木毅,2009TNF100冠军


 

 2011 

似乎热衷于长距离越野跑的人群有一个共同特点:奋不顾身地迎难而上。2011年,TNF100难度再次升级,成为了国内所有跑步赛事中的“达喀尔”,但选手们的报名热情却愈发高涨。

100


天空星河密布,起点拱门处的灯光绚烂,居庸关长城的轮廓伫立在黑夜之中,百公里项目选手在天还未亮就已出发,想着东方隐隐约约的霞光追寻而去。


100


各CP点关门时间根据赛道难度进行了调整,尤其是50公里项目曾经的“绝望关门点”望宝山延长了半小时,让更多的选手能够完赛。


在TNF100的推动下,中国越野跑选手无论是热情还是水平,都有了极大的提升。那一年,杨家根、运艳桥战胜了镝木毅,三人分获冠亚季军。


100


 2012 

2012年,TNF100百公里项目选手首次超过200,如今的他们都已是越野跑圈响当当的人物,和TNF100一块儿推动着越野跑运动的发展。


100


2012年,是TNF100在昌平的最后一年,昌平优美的风景和顺畅的赛道,相信一直都留在越野老炮儿的心中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有选手在比赛现场求婚——“4年前我们相识,之后我们相知。我希望现场的观众能够见证我们的爱情,我不光希望给你一时的快乐,更希望给你一生的幸福。请嫁给我!”朴实但充满真诚,就像对越野跑的爱。


100

△ 图片来自跑步维生素



 2013 

TNF100移师门头沟,同年,微博火了。

100


从那一年开始,跑友、选手们可以在社交媒体上连接到TNF100。


赛道结合了“门百”的优点,加上斋堂水库、黄岭西村等路线,2013 TNF100独具特色。尤其是黄草梁后近20公里的下坡,好像在凌乱的石块上跳舞,风光、野趣都有。



 2014 

TNF100落户海淀凤凰岭,回首过去5届赛事,正是中国越野跑蹒跚学步的启蒙阶段,TNF100在越野跑者心目中俨然成为了百公里比赛的象征。


100


起跑时天刚蒙蒙亮,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远方的山峰被埋在雾气之中。


雨水冲走了初春中午的日晒,却让赛道更加湿滑泥泞,降低了选手行进的速度,有完赛选手戏称自己成了“泥腿子”。


100


百公里项目累计爬升6999米,关门时间30小时,也让TNF100成为了在凤凰岭上的“拉锯战”,而新增的21公里徒步组则把更多人拉进越野的大坑”。



 2015 

TNF100首次由汇跑®举办。


100


为了给更多越野初阶选手提供参赛机会,我们设计了全新的赛道并增设了25公里和10公里项目。


100


传统的100公里/50公里项目也迎来了起跑时间上的调整。100公里组第一天下午起跑,50公里组半夜零点发枪,这让所有的选手都有了夜跑的实战机会。从此,夜空下头灯汇成光龙的场面,成为了北京西山最为壮观的夜景!


100



 2016 

在马拉松热潮的带动下,越野跑赛事也蓬勃发展、遍地开花。


100


TNF100成了越来越多的新晋跑友越野初体验的不二选择。


报名:退出候补/退出机制,让等待有了希望。

100

赛道:将起终点设在整个赛道的中间点——狂飚乐园。如此一来,百公里项目的选手天黑前就可以完成海拔最高的阳台山脊,大幅提高了安全性。而零点起跑的50公里项目,选手半夜登顶鬼笑石,可以一瞰北京城灯火通明的夜色。

100

补给:从这一年赛后开始,坊间流传起了这样一个段子:给不清楚TNF100这个比赛的人解释一下,其实这是一个大型户外自助餐活动,分为沿途100公里吃10顿,50公里吃5顿,25公里吃两顿三个档次,然后到了终点所有人还可以再集体吃一顿,不让打包带走,如果您在规定的时间内吃完沿途的流水席,还会得到一件衣服和一个奖牌。为了让您吃得更多,每两顿之间附赠10公里山路消食儿。


于是,TNF100也多了一个别名“The Nice Food 100”。

100

 2017 

如果用几个字来形容去年的TNF100,无疑是“久远而新生”。

100久远——TNF100北京

它见证了越野跑在国内的发展,无数越野跑者从这里出发,奔赴山野。每一年的TNF100更像是一次回归。“每年的春季,回到北京,回到TNF100的赛场上来,回到故乡,回到越野开始的地方”。


100

100

新生——TNF100长白山&莫干山

这是TNF100首次在北京地区之外增设的大陆境内的两场全新赛事,在传承TNF100久远血脉的同时,又赋予赛事神秘新生的力量,为越野爱好者开辟了全新的越野参赛体验。


TNF100长白山:一条宽阔异常的“高速赛道”,更适合作为人生首百。赛道大部分由土路组成,爬升也比较平缓。奔跑在长白山原始森林的秋景如画中,一路向东,一路向上,一路酣畅淋漓,直达终点天池。

100

100TNF100莫干山:或许称之为“你与家人越野周末”更为合适,因为除了越野赛,TNF100莫干山被赋予了更多文艺、生活的元素。比如那条穿越历史的百年复刻赛道;比如大小选手一块儿奔跑的欢声笑语;比如充满法式浪漫的泳池趴和自助餐;比如赛道上的早餐和终点的热狗...


翻山越岭,竹海遨游,莫干山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风景,再加上人文环境以及历史沿革,更加深了这一站独一无二的温婉气质。

100

100

那么,2018呢?


拾年时光,转瞬即逝

拾年之约,盛大怒放


下周一

TNF100北京

拾年之约,率先开启

100

  • 发布赛事
  • 推荐赛事